初花

在日七和日狛之间,我坚定的站了狛七(呸)

乌拉尔河水:

这个经历我也有(๑°-°๑)

YAAAAAAY:

谢谢一起蹲冷CP的小伙伴们。

【无差】这个玛丽苏的世界

请注意这不是正经玩意!
吃饭时不要看!
我没开坑真的这是跟西苑一起写【画】来玩玩的!
真的!
高·玛丽苏注意!
没问题请继续(ง •̀_•́)ง

“小主人,起床了”
东条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少年在柔软的,110.37平方米的大床上滚了两圈,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他叫王马小吉,世界第一富豪的孩子
他出生的那个夏天,天上的云彩都变得光彩夺目,所有的花都竞相开放,就连水滴都更加清澈晶莹
“今天是希望之峰和才囚联谊的第一天,也是您上学的日子,还是不要迟到比较好”
王马小吉揉了揉自己乱翘的彩色发丝,点了点头,随后东条叫来了180个仆人为他换校服
朴素的校服穿在他身上,竟透露出一种蓬荜生辉的气息
随后,他坐着加加加加加长版豪华宝马前往餐厅
金碧辉煌的餐厅正中央摆了一张巨大的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佳肴
红烧狮子头,辣椒炒肉片,小鸡炖蘑菇,糖醋排骨……
这都是米其林大厨亲手制作的
匆匆吃过后,他又乘着加加加加加长版豪华宝马去了学校

校门口
王马小吉并没有隐瞒身份,光明正大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哇,那就是今天的转校生,世界第一富豪的儿子!?好帅啊……”
“是啊是啊,能嫁给他就好了……”
“这颜值能和最原相媲美啊!!”
“看来最原今年有敌人了,真期待啊”
嗯?最原?看来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比自己更有名的角色,难道来了这个学校终于能见到了?
他心情愉快的哼起了歌,天空随着歌的调子下起了玫瑰花瓣
把花瓣踩烂,暗红色的酱状物体留在地上,又开出了新的玫瑰,那些新玫瑰的花瓣被风吹落,周而复始

王马小吉慢慢推开了教室门,走上讲台
“nixixi,大家好啊,我是王马小吉,请多关照☆”
台下掌声一片
“那王马君就坐那里吧”
老师指着教室角落的一个空位置这么说道
那张桌子的旁边坐着一个少年,他捧着一本书正在看
搞事王·小吉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看了一眼少年的书顺带戳了戳少年的肩膀:“侦探小说吗,你叫什么?”
少年有些迷茫:“啊,我吗?我叫最原终一,请多……指教”
他就是最原?
“最原酱啊,那么请多指教☆”
王马小吉盯着他大量了一番
长的清秀,看起来女子力max,皮肤很好,哪里都很正常嘛
刨去彩色的下睫毛确实哪里都很正常好嘛。

王马小吉撑着头看着最原
一节课过去了
两节课过去了
三节课过去了……
最原有一种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魔力,呸,魅……妖术
他想自己是爱上最原了
于是在某节数学课,王马小吉直接用两条细瘦的胳膊揽住了最原的脖子
“最原酱,我喜欢你”
嗯~突击表白
“那……那个……王马君??”
“我第一眼就看上最原酱了哦,所以……这是一见钟情☆”
“其……其实我也……!”
正当全班要为这段恋情喝彩的时候,门被踹开了
“我不同意!最原君,明明是我先喜欢你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绿色头发,彩虹睫毛的帅气天海这么大吼
那声音气势如虹,仿佛要将最原和小吉拆散一样

然后?你问我然后?
3p啊,多简单【被打】
其实是王马召唤了流星把天海砸了然后跟最原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玛丽苏生活
他们的孩子叫A.玛丽苏.天海酱油.冰.梦泪.班德贝迪卜多比鲁翁

写完我自己的心脏都不怎么好了

【魔法少男最原】一.上

“早上好,爸爸,妈妈呢”最原的声音并不像平日那样清晰
“她还在睡觉,弟弟去叫她了”真宫寺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最原君也去帮忙吧?”
最原点了点头,安静的走到了妈妈的卧室
开门,拉开窗帘,把自家弟弟抱下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掀开被子
床上长的很像真宫寺是清的某个美女捂着脸惨叫了一小会,像刚捞上来的鱼似的扑腾了两下 ,随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妈妈起来了!”最原的弟弟欢呼到

“最近怎么样”最原的妈妈——也就是真宫寺的姐姐和他一起刷着牙
最原停了一下刷牙的举动,回应到:“白银桑又收到情书了,这个月已经第二封了”
“哼,不敢当面告白的男人是不行的”
漱口,把牙刷丢回原处
“安吉怎么样了”
“老师的恋爱还在继续,在班会上都是坠入爱河的样子,这个月就是第三个月了,创造了新纪录”最原用手捧着往自己脸上泼了一捧水,暗自想着能和安吉老师合得来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是吗,不过现在正是危险时期呢”最原妈妈吹着头发,如此回答他,“不是真的的话,这个时候就该露出破绽了”
擦干净了脸,看了看化好妆的自家妈妈,光鲜亮丽没有一点早晨起床时的慵懒
拿起两顶帽子,最原的选择困难症开始发作:“选哪一顶呢……”
最原妈妈看了一眼,指了指右手那顶
“诶,不会太花了吗”
“不会的,而且那种程度才好嘛,这样的话最原君的隐藏粉丝都要神魂颠倒了哦?”
最原终一苦笑着摇摇头
他就是个普通的学生而已,虽然长得很清秀,但是绝对没有隐藏粉丝之类的
草草结束了早餐,他拿起包跑向学校

“抱歉来晚了点——”
最原终一看见熟悉的两个身影后停了下了,慢慢的走了过去
“最原君好慢啊,啊,很帅气的帽子呢”赤松枫转过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最原的脸有点红,他微微低下头:“啊…是吗,没有太不协调吧?”
“没有哦,很好看的帽子”旁边的白银这么说着,也笑了起来,“不快一点要迟到了哦?”
于是三个人并肩向校门口走去

“nyahaha, 今天上课之前,神大人要问大家一个问题哦~”夜长安吉手里拿着细长的木质棍子,头上似乎隐隐冒出了青筋,“煎鸡蛋,要吃半熟还是吃全熟呢?转子同学,请回答!”
被点名的茶柱转子拍着桌子站起来:“答案是哪种都好,不过如果是男死的煎鸡蛋,转子是不会吃的!”
“回答正确!”木棍随着咔嚓一声,在安吉的手上断成两截,“各位男生们,以后请千万不要成为只吃半熟煎鸡蛋的大人哦,不然神大人会惩罚大家的……”
“吹了吗……”赤松枫苦笑着,转头看了看最原
最原也无奈的笑了笑
“呼……那么,接下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转校生~”
“把这个放在后面了吗,安吉老师真是的……”最原听见自己右方不远处的白银这么小声说道
“王马同学,请进吧~”
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翘翘的发梢染成了紫色,还穿着拘束服的那个孩子走上讲台,这么自我介绍到
“我是王马小吉,是个大骗子哦☆以后请多多指教~”
最原终一抬起头看了看王马小吉,昨晚的那个梦又再次从记忆深处被挖了出来
“王马同学因为有心脏病所以在医院呆了几年,所以有不会的地方大家一定要帮助他哦,神大人这么说~王马同学的位置在这边,那么我们开始上课吧~”

下课铃一响,几乎是所有人都围在了王马小吉的旁边
“这个时候转学过来还真奇怪呢”赤松枫这么说着,翻阅着手上的书
“王马同学,似乎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呢”白银附和着,向人群的中间看去
那个自称大骗子的转校生似乎十分游刃有余
“啊,抱歉抱歉,身体有点不舒服,可以让我去一趟保健室吗?”最原终一听见王马小吉这么说,随后拒绝了其他同学的带路,径直走向他的位置
“最原酱,你是保健委员吧,能带我去保健室吗?”

“王马同学为什么会知道我是保健委员呢”
王马小吉走在前面,而最原走在后面,任谁看都不像是最原在带路
“当然是安吉老师告诉我的哦?”
“那个,保健室……”
“在这边是吧,我知道的”
最原终一感到很奇怪,他有不好的预感,空气中混杂了什么一样,连呼吸都不自在
“王马同学?”
“叫我王马君就可以了,最原酱”
“王马君……?”
“有什么事吗?”
最原终一并不擅长搭话,也只能这么回答
“不,没什么事情”
他们现在走在透明的长廊上,两边都是玻璃
阳光照进来,很刺眼
王马小吉停了下来,转过身,微微低着头
最原看不见他的表情
“最原终一,你认为你的人生是珍贵的吗?”
“你重视你的家人和朋友吗?”
无法理解的问题
“当然了……家人和朋友们,都是十分重要的,我非常喜欢的人”
“真的吗?”
“是真的,我最讨厌谎言了”
那个孩子又将身子转回去,双手抱头向前走,只留下他说的话轻飘飘的在阳光和玻璃之间回荡
“如果是真的,就绝对不要想成为另一个自己,否则你就会失去一切”
“你只要作为最原终一生活下去就好了,像从前一样,今后也是”
一个人包揽所有数学题,体育课上跳高测试的高度,再加上课间的那番话
王马小吉,不管怎么想都太可疑了吧,怎么都不像在医院躺了几年

天还亮,最原像往日一样跟着白银还有赤松一起来到了商场的咖啡店
“诶,那是什么意思”赤松枫把手上的饼干放回托盘上
“很莫名其妙对吧……”
“本以为是才武双全的正太结果是精神电波男?”白银紬托着腮,用吸管搅动着杯子里的饮料,“话说最原君,真的是和王马同学第一次见面吗?”
“嗯,从常识来说是的”最原叹了口气,摸了摸帽子
赤松枫疑惑的抬起头:“难道最原君从非常识的地方有线索?”
“昨晚……好像在梦里见过那个孩子的感觉”
桌子对面的两位少女放下手中的饮料哈哈大笑起来,最原感到一股委屈,明明是在认真的烦恼着
“啊啊,不会错了,这就是前世的因果!你们是穿越时空相逢的命运选中的伙伴之类的……”赤松捂着肚子,半开玩笑的说出这些轻小说中才会出现的设定
白银也忍着笑意说道:“说不定真的不是第一次见面呢,其实最原君是见过王马同学的,只不过忘记了,但在记忆深层留下了印象,于是王马同学就在梦里出现了”她还想接着说下去,但看了看手表,已经到上课的时间了
“啊,已经这个时间了……抱歉,回头再聊吧”这么说着,白银拿起了自己的包站了起来
“今天是日本舞?还是钢琴?”赤松拿着没喝完的饮料也跟着站了起来
“是茶道啦,明明都要有漫展了,不知道能不能发挥出最高水平呢”她留给两人一个背影,“那么我先走啦~”
“白银桑拜拜~对了最原君,等会陪我去一下CD店好吗?”
“可以啊,又是天海君的事情?”
“算是吧……”

【妈呀我为啥要作死】
【天哪太难了】
【大粗长什么的不管了】
【玻璃心求轻喷】
【最吉最无差】

Arrogance西苑:

总统为何抓着侦探的胖次不肯放手,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因为爱情)

魔法少男最原【序】(无差)

3,2,1
齿轮嘎吱嘎吱的作响
“哈……哈呼……哈……”
最原终一奔跑着,在这个黑白相间的,扭曲的长廊
他不知道自己是要找什么或要去哪,他只是奔跑
这里……越来越像希望之峰学院那条长廊
不,不对,分明是自己去过的某个商场
在黑白的混乱中,偶然间,一抹绿光映入最原的眼中
他停了下来,抬头,这是个紧急出口的标志
深吸一口气,他缓缓的,一步步走上琴键一般的楼梯
楼梯尽头是一扇门
用力推开门,门背面的机械无意义的嘎啦响了几下
这是什么……一片混乱,这里绝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城市
刚刚所处的混乱的结界似乎消失了一般,门后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坚固的大楼们拔地而起,漂浮在空中
最原向下看,自己正处于掉光了叶子的树一般,这个巨大物体的顶端
很快,另一个不合常理的庞然大物霸占了他的视线
转动着的齿轮支撑着宽大而蓬松的巨型裙子,宽松的袖口旁没有手伸出来,再往上是看不清的“脸”
莫名觉得这件裙子缩小再缩小会很适合自己的友人
他走到破烂的悬空铁皮板上,扶着冰冷的铁栏杆,倒吸一口凉气
混乱的地面上,血红的灯一直闪耀
一个少年站在倒下的高楼上,他戴着黑色的帽子,披着黑色的巨大披风,白色的拘束服若隐若现
脚下使力,少年便向飘在空中的那个“怪物”冲去
某个断掉的大楼向少年撞去,少年轻轻的惊呼了一下
大楼与另一栋完好的大楼相撞,灰尘弥散
一小段时间之后,旁边的空中闪过一道紫光,少年又完好的出现在那里
侥幸躲过前两次火焰攻击,少年用右手手臂处的盾牌挡下了第三次攻击
最终似乎被火焰吞没了
“好过分”最原喃喃自语
“没办法啊,只有他一个人的话负担太重了”黑白熊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旁边,“但他也是做好觉悟了的”
少年被新的火焰一下子击飞,最终狠狠撞到了某个残骸上
“这也太过分了吧”最原终一微微皱眉
少年在残骸上弓起身子,艰难的睁开眼,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
少年似乎吼出了什么,可最原并没有听见

“唔噗噗,放弃的话就到此为止了哦?”
“但是是你的话,就可以改变命运”
最原以及不信任的眼神看了它一眼,随后被血红的灯发出的滋滋声刺得耳膜生疼,捂住了耳朵
“无法回避的毁灭与叹息,你把他们全部颠覆就好了”
“你也具备做到这一切的力量”
最原的内心开始动摇
“真的……?”
远处的少年从残骸落了下来,似乎依然吼叫着什么
“真的,可以改变这样的结局吗?”
“唔噗噗,那是当然”
“所以跟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男吧”
“超高校级的侦探,最原终一”
最原的眼神坚定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会,随后张开嘴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啊……是梦啊……”
最原终一吓得坐了起来,随后抱着雾切前辈的等身抱枕往前瘫去

【作者的话
我居然把魔法少女小圆改成文了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是想把第一集都打出来的,但是发现太长了就分开了
第一集啥时候放出来我也不知道233
总之渣作轻喷(ง •̀_•́)ง
又是个大长篇那(ง •̀_•́)ง】

有个脑洞跟大家说说

补寒蝉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
我发现名字带“一”的都有丝凄凉
比如
最原终一,前原圭一,工藤新一,成步堂龙一
所以有大大写四个一的比惨论坛吗( •̥́ ˍ •̀ू )

王马君,你又拿最原的呆毛去玩了
(这惨绿的呆毛是真的长在杨梅上的)